当前位置: 主页 > 智能时代 >

雷军,黄章,罗永浩:理想主义者的七寸人间春

2019-05-29 16:41 - 查看:

  “如果有一天,卖了几百几千万台……傻X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罗永浩

  

  在多次重新定义“春天”之后,四十五岁的罗永浩终于站在了深圳湾“春茧”体育馆——锤子科技2017春季新品发布会的舞台上,眼含热泪的他回首望去,好像满眼都是当年那个充满梦想与激情,刚刚踏入科技圈的自己。做手机这五年以来,尽管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手机难产、高管离职、融资艰难,从供应链、团队到运营,创业过程中可能遭遇的不测罗永浩和他的锤子科技几乎全部经历了一遍,乃至公司曾数次走到破产的边缘,但这个桀骜不训的“理想主义者”还是一路咬牙挺了过来。可以说罗永浩的哽咽不光饱含着对广大“锤友”的感激之情,更是在诉说着自己作为企业家坚守的不易。

  在经历了T1断货,坚果、T2市场反响平平后,去年10月发布的M1和M1L被看成是罗永浩的“救赎之作”,同样也被看成是“妥协之作”。时常以设计自诩的锤子科技推出了自己的“iPhone”,虽然系统软件上的BigBang和One Step让此次新机增色不少,但ID设计的倒退还是让许多铁杆用户大为失望。在产品高度同质化的今天,其实抛开锤子本身的标签外,M1和M1L确实不失为一款好产品:性能优异、体验惊喜,大卖也不足为奇。但是对于这么一个拥有独特品牌调性的科技公司来说,这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在新品发布会上罗永浩也坦诚,这是工业设计上的“耻辱”“悲剧”。其实对于当时的锤子科技来说,这样的“妥协”也许是唯一的选择,一边是迫在眉睫的资金与销量,另一边是遥遥在上的不羁与理想,作为英语老师、相声演员的他也许可以任性,但作为一家企业的负责人,他必须为企业的前途负责,也必须为员工的前途负责。

  

  而在与深圳隔海相望的珠海,另一位中国手机界的“工匠”也准备重新出山。5月9日,魅族科技对内发布了全新的组织架构。全新的组织架构中显示,黄章作为魅族董事长兼CEO直接参与公司运营,主导魅族及魅族高端品牌的相关业务。自从2014年魅族调整经营战略以来,这家曾以“小而美”著称的手机品牌开始学习竞争对手的“套路”与小米等互联网手机贴身肉搏,一年举办多次“演唱会”并发布新品,颇有点“机海战术”的味道。战略的调整让魅族尝到了甜头,去年超过2000万的销量也让其扭亏为盈,只不过现在的魅族距离当初M8时代那个“执着工匠”的形象愈来愈远......黄章此番重新出山,并誓要打造自己心中的梦想机,或许是看到了不远处的变局。

  2017年,中国手机市场在完成了线上流量红利的收割后逐步开始转入线下PK,OPPO、Vivo依靠多年深耕的渠道优势完成逆袭,顺利占住中国手机市场的头把交椅,而作为互联网手机品牌的代表小米以及快速完成转型的华为也在各处布局线下店。这一波智能手机换代的浪潮在搭上互联网的风口吹上天后又开始重新回归理性,随着消费升级趋势的不断涌现,千元机的市场份额逐渐降低,消费者在被“性价比”带领下完成智能手机的升级后开始不满足于现有产品的品质,他们在下一次更新换代的时候需要更惊艳的工业设计,更出色的使用体验以及更个性化的定制需求,这些都是需要在线下的场景中实际体验才可以感受到的,因此智能手机市场的未来属于线上+线下高度整合的综合销售模式。

  

  而曾经以“性价比”为座右铭的雷军和他的小米手机,在刚刚发布的年度旗舰小米6上首次突破了那个当年引以成名的定价——1999。从2011年小米1诞生以来,这款一年一度的小米产品主线虽然在功能造型和UI交互方面不断迭代,但价格上的改变尚属首次,这次2499起的定价似乎也表明:小米急于甩掉“性价比”的帽子,完成品牌形象的升级。作为“顺势而为”的代表人物,雷军早就注意到消费者“风向”的变化,从去年开始引入陶瓷机身的小米5到双曲面的小米Note2,乃至后来的黑科技小米MIX,小米正开始愈加注重工业设计方面的进步,在面对华为荣耀的低价对标和OV大军的海陆空包围下,曾以低价为核心吸引购买人群的小米正在失去原有的优势,所以说大谈“做工”其实也是一步不得不下的棋,而且小米也很清楚自身的真正优势所在——“酷”,如果变成了不再炫酷的便宜货,那小米也跟其它低价品牌也别无二致。

  笔者曾经在两年前《雷军,黄章,罗永浩:机会主义者的胜利?》一文中探讨过中国手机界的这三驾马车,彼时的雷军刚刚在米粉节上刷新了手机销量的世界纪录,可谓春风得意;而黄章则大梦初醒,正带领魅族艰难转型;罗永浩在T1上栽过跟头后放下了过去那个个性鲜明的自己,选择成为一个务实的企业家。而两年后的今天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三人的处境,都可谓危机四伏:小米依靠先发优势依然处于国产手机的第一梯队,但早已不是那个遥遥领先的开拓者,目前也需要转型;魅族在完成2000万的销量后成为华为OV外第一梯队最有竞争力的选手,但随着市场的变化同样需要在产品上进一步调整,黄章本人更是亲自出马,希望在这一轮消费升级中发挥“工匠精神”的传统优势占得先机;而罗老师,在度过了最困难的一年后,有望凭借新机坚果Pro完成转身,及时止住下滑的趋势。

  

  “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上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获益没有丝毫的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正如罗永浩在《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IV》里所言,理想主义与成功之间并不矛盾,同样,理想主义也需要把握时机。在两年前那个千元机盛行的年代,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正在通向顶峰,国产品牌刚刚从苹果三星等国外巨头的阴影中脱身,走出了一条“性价比”的曲线救国路雷军,黄章,罗永浩:理想主义者的七寸人间春线。可随着大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原有那些以牺牲成本为代价的“799”产品显然无法满足人们对于品质的追求,人们期待着不一样的体验。而随着国内制造业水平的稳步提升,愈加优秀的工艺正不断涌现,对于“工匠精神”的呼唤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说好产品和好销量之间并不矛盾,只是这也需要“顺势而为”而已。在这个消费经济逐步向体验经济转型的时代大背景下,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具备理想主义气质的“工匠”正在迎来他们的春天......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标签 任辉 我的女友是 趴蝮